终章

小说:芳华录作者:久岚更新时间:2019-05-19 08:26字数:240093

宁妃这是要她去对淑妃下手!

陈宁华怎么肯?

宁妃这次这么着急,不用说,淑妃定然怀了一个儿子,不然她也不会想要把淑妃的孩子弄掉了。

这人,当真是疯了啊!

陈宁华声音微颤的道:“娘娘,恐怕妾身办不到。”

就是办到了,她也是死路一条。

同样是死,她何必要去害一条性命?

宁妃眯起了眼睛。

“你可知道后果?”她淡淡道,“罢了,你先回去再好好想想。”

陈宁华便走了。

她现住在和玉殿,也不是一个人住,而是与刘昭仪,胡婕妤三个人同住。

“娘娘,宁妃娘娘到底与娘娘说什么了?”宫女玉兰轻声询问,只因陈宁华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,实在叫她担心,她在想,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。

陈宁华揉了揉眉心道:“你与白兰在殿里四处搜一搜。”

玉兰跟白兰都很奇怪,但也照着吩咐做了。

结果二人在她枕头下发现了一个玉瓶,打开来,只见里头有三粒药丸。

陈宁华心头一震。

果然宁妃是来真的。

她枕头底下有没有药丸,她自己最清楚,自然是没有的,可是现在凭空就出现了这个。

陈宁华手指尖微抖。

宁妃是想让她知道,只要她愿意,不管怎么栽赃到陈宁华身上,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。

她身边肯定有宁妃的人。

是哪一个呢?

陈宁华看着玉兰,白兰,觉得她一个都不能相信了。

“你们都出去。”她沉声道。

她需要好好的思考一下。

开春了,陈宁玉终于不用再坐月子,可以起来出去走一走了。

在这两个多月,她差点把自己闷坏,杨太夫人每日来,都要让她注意这,注意拿,连出门都不准,什么都在屋子里解决,她感觉身上一下子长了好些肉出来。

今儿照镜子,吓一跳,这脸颊胖嘟嘟的。

果断是要减肥了啊。

陈宁玉可不想自己做个胖美人儿,她的审美观还是以瘦为美的。

她去院子里打了一套拳。

整个人神清气爽。

奶娘抱着儿子过来,笑道:“少爷刚吃完,这会儿精神的很呢。”

陈宁玉探头一看,小家伙果然睁着眼睛在笑,这一笑,露出嘴里红红的小舌头,要多憨有多憨,她看着就喜欢,伸手抱在怀里,轻轻摇了摇道:“时儿,高兴什么呢?什么时候说话给娘听听啊。”

杨与时的乳名,她就唤时儿。

时儿两只手举起来动了动,懵懵懂懂的。

陈宁玉叹一声,小孩儿长得真慢!

他真等不及听他喊娘了,等到他会说话,她就要教他念书,她还有好多故事讲给他听呢!

“快些长大啊,时儿。”她低头在他脸颊上亲了亲。

时儿又笑了,眼珠子动来动去,对这世界满是好奇的样子。

杨太夫人也来看时儿,比起陈宁玉,她对这玄孙儿更是溺爱,一来就问奶娘,时儿怎么样,吃得奶多不多,跟以前比,有没有什么不同,问的事情也比较专业。

“现在你身体好了,我看家里还是交给你来管。”今儿杨太夫人也是有事来说。

她那会儿没法子让唐氏来管理内宅,可这大儿媳妇罢,做事实在入不得她的眼,拿着鸡毛当令箭呢,把一干子下人弄得怨声载道,现在也该收回权利重新给陈宁玉了。

陈宁玉没有推却,她从丹秋那儿得知,唐氏是管得不好,大概是积压了好久的怨气,又贪不到钱了,就使劲往下人身上撒气。

这样下去,那些下人不得也有怨气呢,还能好好做事?

“好,不过祖母同母亲说了没?”她问。

杨太夫人道:“就是才说的,她自是不高兴,我说那要不去管田庄,她倒也愿意。”

“母亲要去庄上住?”陈宁玉惊讶。

“是的,我本来也奇怪,不过她自己愿意,也挺好。”

陈宁玉想一想,好像也觉得是挺好的。

毕竟唐氏名义上还是大夫人么,可实际上,她哪里有大夫人的权,杨太夫人如今不信她,她在家里做不得主,还要看杨延陵的眼色行事,只怕也早就不想住这儿了。

庄上好歹她去,也是个主子,也见不到他们。

“母亲也舍得三弟?”

杨太夫人笑:“又不是说去了就不回,你三弟现也不是闲着,她跟我说了,叫我好好看着,等到延康要娶妻了,她自然还会回来。”

陈宁玉点点头。

过得几日,唐氏就要去庄上了。

杨延康也惊讶:“母亲怎么就想开了,要去别处?”

“眼不见为净,你懂什么!”唐氏哪里不生气,“我本来还能管管家呢,如今都碰不得,那些下人只怕私底下还看不起我呢!我就去外头散散心,你别惹事,以后娘自会给你寻个好妻子的。”

唐氏也是没法子,她总归斗不过杨延陵夫妻两个。

杨延康笑道:“那好啊,娘就住过去罢,儿子有时间会来看您的。”

经过这些事,杨延康也老实多了,他至少知道,整个侯府都要靠杨延陵的,离了他,便什么都不是,他又不像杨东平有野心,他对武定侯这个爵位并没有任何想法。

这辈子,于他来说,不愁吃不愁穿,便也足够。

唐氏叹口气,去了庄上。

这侯府又少了一个,两个男人白日里不在家,便只她跟杨太夫人,幸好如今还有个孩子。

“你看看,能不多生几个呢?”杨太夫人笑,“以后这侯府都得靠你们两个填填满呢。”

陈宁玉看看小不点时儿,心想这得要几十年啊,就这一个都还早得很。

杨延陵回来,也抱时儿玩,今日还夸章季琬,说他很卖力,将来要升官不难。

陈宁玉忙道:“可别包庇他,二表弟这人性子不够稳,真要升官了也不是好事,年少得意的人不是没有罢,有几个一直好的?这样容易骄躁,年纪轻,我看还是磨砺一下为好。”

杨延陵就笑起来:“我不过提了一提,看你这么大通道理的。”

“妾身说的不对么?”陈宁玉挑眉。

“娘子说的话岂会不对?章表弟是要多多吃苦才好呢,你放心,三五年内必不会给他升官,为夫都听娘子的。”

陈宁玉听了,嗔道:“侯爷老这么说话,别人只当我是母老虎呢。”

“娘子难道不是?”杨延陵揶揄。

陈宁玉咬牙,拿手去拍打他。

杨延陵哈哈大笑,这点程度连挠痒痒都算不上。

二人闹够了,又搂在一起甜言蜜语。

这日,宫里传来消息,说是淑妃娘娘思家,想见家人,故而杨太夫人与陈宁玉就抱着时儿去了宫里。

淑妃看到杨太夫人就哭,说这儿不舒服,那儿不舒服。

杨太夫人安抚道:“你这年纪又哪里那么好生养了,是难为了一些,你要忍着点儿,好歹这儿有太医看着那,落到别的家里,哪有这么好的不是?”

淑妃抹抹眼睛:“以后娘要常来看我。”

有喜了,她性子也年轻一些,又当自己是杨太夫人小女儿呢。

杨太夫人笑:“只要皇上准,我哪儿能不来。”

淑妃又看向陈宁玉,笑道:“快把时儿给我看看。”

这一眨眼,她连侄孙儿都有了。

陈宁玉就把时儿抱去。

“哎呦,真乖,看见我就伸手呢!”淑妃欢喜道,“这孩儿喜欢我呀。”

她伸手把时儿抱起来。

时儿笑眯眯的,两只眼睛好像黑葡萄一样。

“真漂亮!以后指不定比延陵还俊一些。”淑妃叫人把金锁拿来,“才打好的。”

陈宁玉一看这金锁,嘴角就抽了抽。

真是好大好富贵,金灿灿的,挂上去,不得把时儿的脖子都弄弯了。

杨太夫人也说:“怎么这么大!”

淑妃笑道:“谁知道呢,叫他们打一个,弄那么大,算了,算了,等时儿以后大一些再戴罢。”

陈宁玉谢一声,先收了。

说得会儿话,陈宁华来了,见到陈宁玉就笑:“四妹妹,真是好久不见。”

陈宁玉怔了怔,她倒是没想到会遇到陈宁华。

淑妃笑道:“陈婕妤常来这儿陪我的,你们亲姐妹,也确实难得一见,一起说说话罢。”

陈宁华便道:“也是想问问祖母,母亲呢。”

陈宁玉就同陈宁华二个坐到偏殿去。

陈宁华只留了玉兰一个宫女。

经过这些天的观察,她觉得玉兰是可以信任的,别的就算了。

“四妹妹看起来过得真不错,人也胖了。”陈宁华看着陈宁玉,只觉她比起往日在家中,像是多了活力,也平和许多,不似以前叫人觉着有些不好亲近。

陈宁玉道:“三姐过得也应不错罢?”

当初求仁得仁,那是陈宁华自己选的路。

陈宁华面色淡淡:“也无什么好不好的。”

皇帝那么多妃嫔,虽然她偶尔得些宠幸,也算不了什么。

她问起太夫人。

陈宁玉道:“祖母身体尚算不错,只是六妹的事情叫祖母伤了心,好一段时间才好起来。”

陈宁柔现仍在庵中,听说并没有后悔的想法。

陈宁华叹了口气:“六妹也是痴呢,不过若是傅家愿意,也不失为好事啊。”

陈宁玉没接话。

只因长公主与傅朝清都不会同意的。

陈宁华低头喝了一会儿茶,斟酌再三才说道:“我今儿来,是有事与你商量。”

陈宁玉看向她,见她面色极为严肃,又有些紧张。

那应是大事了。

“四妹,宁妃想让我下毒害死淑妃娘娘呢。”她慢慢说出来。

陈宁玉眼睛不由睁大了。

“什么?真有这事儿?”她吃惊道,“宁妃这是疯了罢,以前有三皇子,也不见她会如此。”

陈宁华嗤笑一声:“那不一样,以前二皇子,三皇子差不多长大的,她那会儿没得手,也就罢了,但是自三皇子被废了之后,她肯定觉得以后都顺风顺水了,那太子之位必定也是囊中之物,结果淑妃娘娘却要生儿子了,这不是横插一脚么,她怕也再没耐心。”

这话说的一点儿不错,陈宁玉点点头:“想来是这么回事,那淑妃娘娘,怀的真是儿子?”

“应是的。”

陈宁玉就沉默下来。

此事非同小可。

陈宁华被逼得要与她来商量,想必也是没有办法。

她看了看陈宁华:“你是有把柄在她手中?”

陈宁华挑眉,倒是一下子就抓到重点了。

她冷笑道:“不管有没有,我在她面前算得什么,她要对付我,轻而易举,只是我念着与淑妃娘娘的情谊,也不至于会听她的,真去下毒手,再说,淑妃娘娘也是你姑姑,不是?”

话说得好听,但是不是她真心话,就不知道了。

陈宁玉问:“你准备怎么办?”

“我只能先拖着,要下毒,总得有时机罢?”

“若是去同皇上说,会如何?”

“无证无据的,说了,只能是我倒霉。”

“你与淑妃娘娘说了没?”

“暂时还没有。”

陈宁玉又陷入了沉默,这回沉默的有些久。

陈宁华也沉默。

为这事儿她也是受到了很大的折磨,不去下毒罢,就死在宁妃手里,去下毒罢,肯定要死在皇帝手里,她不觉得自己下了毒还能全身而退,毕竟皇帝是很看重淑妃肚子里这一个孩子的。

再说,宁妃得成了,兔死狐烹,她早晚还是要被宁妃灭口。

“你手里有没有毒药?”陈宁玉忽地抬起头问。

陈宁华一惊:“怎么?”

“你有没有?老实说。”

陈宁华点头:“有。”

“见血封喉的?”

“宁妃给了我好几种,有慢性的,也有吃了就死的。”陈宁华道,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
陈宁玉嘴角挑了挑:“我是在想,你或许可以把你自己毒死。”

陈宁华心头一震。

她身后的玉兰也张大了嘴巴。

“反正你以前也不是没对我下过毒手。”陈宁玉冷冷的看着她,“这回就当赎罪了罢。”

陈宁华呆若木鸡。

过得半个月,她果真吞药自杀。

淑妃得知后,立时就派人去告诉皇帝,同时间把和玉殿里的所有人都扣押起来。

李世宇急匆匆而来。

“怎么回事?”他质问淑妃。

淑妃面色苍白:“妾身也不知,玉兰来求救,说陈婕妤吃了毒药,就要死了,妾身忙让太医去看,妾身也不知……”她说着,大口喘气,惊恐无比,“陈婕妤这是为什么啊?前些时间,她还常陪妾身说话呢。”

李世宇忙安抚她,柔声道:“别急,别急,朕会叫人彻查的,你赶紧回去休息,别费神了。”

淑妃道:“妾身也不知怎么办,就把和玉殿的人都关了,妾身想,陈婕妤总不会无缘无故的要寻死呢。”

李世宇皱眉。

淑妃说的极是。

陈宁华平日里看起来就不是柔柔弱弱的人,若不是大事,她必不会这样的。

劝走淑妃后,李世宇就去和玉殿了。

太医刚给陈宁华看好,行一礼道:“幸好及时,不然只怕婕妤的命也救不回了。”

李世宇问:“真是吃了毒药。”

“确实是。”

李世宇又问:“醒了没有?”

太医还没回答,就听里面发出一声尖叫。

李世宇连忙进去。

陈宁华正坐上床上,惊恐的哭,见到李世宇,她直勾勾看着他,眼泪流了满脸。

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李世宇质问,“好好的吃什么毒药,你就这么不想活了?”

说起来,陈宁华在这宫里算是过得不错的,至少他还常临幸她呢。

如今,竟是要自杀。

陈宁华哭道:“妾身也不想,只是妾身也没办法。”

她声音悲切,叫人听了心里都难受。

李世宇坐到桌边,声音不由低了些:“到底是何事,说给朕听听。”

陈宁华摇头:“妾身不敢说。”

“朕在这儿,你也不敢?”李世宇恼火了,“难道还有人能逼着你寻死不成?”

陈宁华沉默下来。

李世宇霍的站起来,喝道:“还真有人敢逼你?”

陈宁华哇的一声又大哭起来:“是,是宁妃娘娘,妾身也没有办法,宁妃娘娘见妾身与淑妃娘娘常来往的,便逼着妾身去下毒,妾身自然不肯了,可是宁妃娘娘随时都能在妾身的房里做手脚,妾身实在怕了,只能去死了。”

李世宇听完,半天都没有说话。

他在屋里走了几步,问:“你说的可是真的?”

“妾身不敢欺瞒皇上,妾身原本也是一心寻死的!”陈宁华道,“妾身敢对天发誓,若是说谎,让妾身五雷轰顶,永世不得超生!”

这誓言是很毒的了,寻常人做了亏心事定然是不敢说的。

陈宁华道:“妾身这屋里也有宁妃娘娘的人,故而妾身都不敢告诉皇上,怕宁妃知道,随时还是会诬陷妾身,这才……”

李世宇打断她:“罢了,别说了!”

他现在心里很乱。

毕竟宁妃也是与他生活了那么多年的妃子。

两个人还有一个二皇子这样的儿子。

眼见李世宇还没有下决定,陈宁华在油上给最后添了一把火,说道:“宁妃娘娘当日胁迫妾身去下毒,妾身不肯,宁妃娘娘便说,以后这天下都是她的,叫妾身要识时务……”

“什么?”提到天下,李世宇整个人都炸毛了。

作为皇帝,最爱惜的自然是他手中的权力。

宁妃不过是个女人,竟然还觊觎皇位,怪不得她为了二皇子,算计心机。

李世宇哪里不知道,三皇子被废了之后,宁妃的兴奋!

他虽然对宁妃不错,可宠爱是谈不上的,便是觉得她不够单纯,如今宁妃为了让二皇子当上太子,竟然要毒死他还未出生的孩子,实在是恶毒之极!

“来人!”李世宇一声大喝。

门口禁军立时立在门口。

李世宇大踏步就出去了。

陈宁华整个人才瘫软到了床上,一口血喷出来。

她到底是真的中毒,哪里好那么快,不过是拼着所有的力气才说了这些话,这会儿是浑身都不成了。

她闭上眼睛,沉睡了过去。

李世宇命人大力拷问和玉殿的宫人。

他又亲自带人去瑞安宫。

宁妃那里也已经得知消息,她因是被蒙在鼓里的,哪里知道陈宁华早已经与淑妃通气,不是真的自杀,她还以为陈宁华是不知好歹,真的宁愿死也不愿毒死淑妃呢。

她就觉得奇怪,一早看中陈宁华便觉得她满腹野心,将来好为自己所用。

却原来,看错了!

一个连自己的命都不要的人,又能做成什么大事?

就在她鄙夷陈宁华所作所为之时,李世宇来了。

宁妃连忙去迎接。

结果李世宇一脸阴沉,见到她,劈头就问道:“你这恶毒妇人,竟敢要毒死朕的孩儿?”

宁妃差点晕倒。

怎么会这样……

她缓了口气才道:“皇上,妾身不知道皇上在说什么,妾身岂会是这种人?”

李世宇冷笑,命令禁军:“把瑞安宫所有人等都抓起来。”

“皇上!”宁妃受到了严重的惊吓,双腿一屈就跪了下来,“皇上要惩治妾身,总要有个理由罢,妾身到底何罪?皇上说妾身要害人,又有何证据呢?”

“证据?”李世宇冷冷道,“马上就会有了。”

宁妃大哭:“皇上,妾身是什么人,难道皇上不知么!”

“有道是知人知面不知心。”皇后姗姗来迟,对皇上行礼道,“妾身无能,竟然宫中发生如此不堪之事,还请皇上赎罪!”

宁妃忙道:“娘娘,还请娘娘说句公道话。”

公道话?

皇后冷笑,自从三皇子败北之后,宁妃一心便以为她是最后的胜利者,对她这个皇后也常有不敬,虽是小事,可她岂会看不出来,宁妃此人本色,若论起来,可能淑妃还好一些。

皇后这当儿岂会不落井下石?

“妹妹到底是不是冤枉,查一查便知,若没做什么错事,又何必害怕呢不是?”皇后慢悠悠的道,“妹妹快些起来罢,这还没查呢,倒像是个罪人了。”

宁妃差点一口血喷出来。

这宫里龌蹉还少么,哪个去查一查,不得查出点事儿?

她又去求李世宇。

只可惜,此时此刻,李世宇也断没有收回成命的可能性了。

宁妃气血攻心,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。

淑妃知道后,笑眯眯道:“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。”

元娘附和:“是啊,有道是善恶终有报,不是不报,时候未到呢。”

淑妃斜睨一眼她。

什么报不报的,这世上要真靠老天爷,能有什么事情成得了?

说起来,这回还是要谢谢陈宁玉。

淑妃心想,等过些时日,她得送份大礼去呢。

过得几日,宁妃这案子就水落石出,那些宫人忠心的有,不忠心的也有,谁禁不起拷问了,自然就说出来,不过皇帝念在旧情,还有二皇子的份上,也没有赐死宁妃,只是打入冷宫。

但这入了冷宫,基本也不可能有出来的一天了。

宫中又恢复平静。

等到时儿满周岁的时候,淑妃这孩子也出生了,确实是个男孩。

皇帝高兴的不得了,赏赐了好多东西下来。

这武定侯府又一次水涨船高。

众人都知,二皇子因宁妃的关系,可能在皇帝的心目中地位也不牢靠了,而这新生儿必定会成为一个有力的竞争者,而他将来长大后,与二皇子,必定又是一个你死我活的结局。

大冬日,今儿太阳却好。

陈宁玉坐在院子里给杨延陵做鞋子,如今他这鞋子都是她做的了,不管是布鞋,还是靴子,那靴子也是她自己画了图样,皮也是自个儿挑的,叫人拿去订做。

谷秋抱着她自己的儿子在身边陪她。

陈宁玉忽然就听到一声小小的,甜甜的“娘”。

她手里的鞋底啪的掉在地上。

“时儿,时儿,是不是你叫我?”她从旁边的木摇篮床里把时儿抱出来。

时儿两只小手撅着放在嘴边,眼睛定定的看着她,却又一言不发了。

“谷秋,谷秋,我刚才没听错罢?”她问。

谷秋笑道:“没有,奴婢也听见了。”

“时儿,时儿,你快些再叫一声,娘等着呢,啊,你叫了,娘让奶娘喂奶给你喝啊,要不娘带你出去玩玩,街上可热闹了,时儿想不想去啊?”她各种诱惑时儿。

时儿也不知听不听得懂,眼睛眨巴眨巴了两下,忽地便道:“娘,娘!”

“叫了,叫了!”陈宁玉叫起来,“他叫我娘了啊!”

谷秋也替她高兴:“恭喜夫人。”

陈宁玉喜的在时儿的脸上狂亲一起。

杨太夫人知道,也忙来了,叫时儿唤她曾祖母。

陈宁玉噗嗤就笑起来:“祖母,时儿喊个娘都费劲,哪里能喊曾祖母,那得三个字呢。”

杨太夫人也笑:“看我这脑子,也是急了,时儿到底也小呢,现在会喊娘都不错了。”

这事儿一直叫她们欢笑到晚上。

杨延陵听说了,也是趴在摇篮那里不走,把“爹爹”两个字在时儿耳边说了几千上万遍,结果时儿就是不说,可把他气得,倒是叫陈宁玉一阵好笑。

果然当爹当娘的心情都一样呢。

就在这时候,宫里又传来陈宁华有喜的消息。

陈宁玉心里一沉。

这世上事,从来都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。

倒不知陈宁华肚子里这一个又是男是女?

杨延陵见她担忧,过来拥着道:“多远的事情了,不必杞人忧天,想这个,不如想想咱们时儿娶个什么样的妻子呢。”

陈宁玉笑起来:“也是,躲也躲不过,还是得活在当下。”

可她眉宇间仍是有些忧愁。

杨延陵侧头亲吻她一下,悠悠道:“我这辈子也满足了,有个好娘子,有个儿子,也扫平了蒙古兵,大不了,哪日辞官与你一起云游天下。”

陈宁玉大喜:“你说真的?”

“只看你愿不愿意。”他对权利并不贪恋,可进可退。

陈宁玉心里就平静下来。

他愿意放弃一切保护家庭,她也一样可以为此拼尽全力。

一家子,只要在一起,什么不好解决呢?

二人又搂在一起逗时儿玩。

烛光下,屋里一片暖融。

我要说两句 (0人参与)

发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