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-典-小-說-更新最快

小说:位面旅行指南作者:王写意更新时间:2019-05-19 08:46字数:6648199

亲,此章节为防采集专用!请无视略过! 请复制本地址到浏览器看首发%77%77%77%2e%6a%64%78%73%2e%6e%65%74 熊楚沒有说话,他实在是担心自己会被夏芸认出來,他实在想象不出來,要是被夏芸识破了自己的身份,到时候该怎么处理, 这一路上,夏芸一直沉默着不说话,她时而叹气,时而皱眉,在思考着什么,似乎完全沒有意识到旁边的人就是熊楚, 熊楚只是对千澜摇了摇头, 千澜见熊楚不同意,心中有气,道:“怎么,你不会是怜香惜玉起來,怕我把你们的公主给杀了吧,” 夏芸讶道:“你们,难道你是汉人,怪不得我见你的招式完全不像是蒙古的武功,哼,想不到你这一身武功出于大明,却成了蒙古的走狗,” 千澜不管熊楚示意的目光,继续说道:“他呀,不仅是蒙古的座上宾,还是蒙古的驸马呢,是不死啊,熊楚,” 最后两个字,当真如同霹雳一般打在夏芸的身上,她身子一震,刚想说话,却是一股大力打在了她的身上,飞了出去, 这力气虽大,但只是将她推了出去,并未伤及筋脉,卜鹰连忙上前将夏芸抱住,夏芸却是立刻挣脱,回头看去,却见两道身影,已是冲出了城门,绝尘而去, “熊楚、熊楚……你……你刚才听她说的人,可是熊楚,”夏芸问着卜鹰, 卜鹰道:“公主,你……你听错了,怎么可能是熊楚,” 此书超速更新地址,大家請牢記:更新最快 复制本地址到浏览器看最新章节%77%77%77%2e%6a%64%78%73%2e%6e%65%74 “不,她说的一定是他,我……我当时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,一定是他,”话刚说完,夏芸瞥见旁边一个士兵牵着一匹白马,登时夺了过來,骑上马背,白马嘶鸣一声,竟也是冲了出去, 只剩下卜鹰在后面大喊:“你们还愣着干什么,还不快把公主追回來,” 一路上,千澜一肚子不甘心,语气中也满是愤怒,道:“我们本來就可以把大明公主抓回來,你干嘛放了她,她又不是你的妻子,” 熊楚叹了一口气,道:“你刚才实在不应该多嘴的,她是我的……朋友,现在,她只怕……只怕已经认出我來了,” “朋友,”千澜冷笑一声,道,“如果只是简单朋友的话,你一路上为何一直看着她,我看你根本就是见那个公主长得不错,这才动了怜香惜玉的心,你根本就是……” “够了,”熊楚心中本來就烦闷无比,此时也不由得脾气大了起來,道,“我本來就不是你们蒙古的座上宾,更不是什么驸马,要不是为了解药,我才不会跟着你过來,” 千澜一张俏脸涨得通红,她此时有伤在身,被熊楚这一番话说的气血攻心,说不出话來,登时呕出了一口血,摔下了马背,昏了过去, 熊楚连忙下马将其抱起,暗道:“她为我挡了一箭,此时伤口未愈,我实在是不该迁怒于她的……唉……,” 还好此时已经到了蒙古营帐的范围,此时已经有一队蒙古士兵出來接应, 熊楚抱着千澜回到营帐,俺答见自己的宝贝女儿竟是昏迷了过去,胸口染血,大怒,道:“熊楚,我跟你说过,我的女儿,是绝对受不得半点伤害的,你……你……來人,把他给我拉出去斩了,” 熊楚却是淡淡地说道:“你要杀我很容易,可是在这之前,你最好找大夫过來给她医治伤口,” 俺答如梦初醒,这才慌张地吩咐了过去, 千澜的营帐外面,在得知千澜并沒有大碍后,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,便是俺答,对熊楚的态度也是缓和了下來, 熊楚又将这次的经过告诉了俺答,然后,他冷冷地看着达智, 达智毫无表情,只是说道:“这次的事情的确是有些蹊跷,看來我们营中的确是出了奸细,” 暗道点头,道:“不错,国师所言甚是,我这就命令下去,一定会严加防范,” “哼,日防夜防,家贼难防,”熊楚冷冷地说道, 俺答面色一变,道:“你这话什么意思,” 熊楚道:“大汗,我知道千澜受伤,我负有很大的责任,你待会儿要杀要砍悉听尊便,可是,你仔细想想,这件事情只有我们几个人知道,要找出奸细的话除了你我以外,你觉得还会有谁,” “混账,”俺答勃然大怒,道,“你竟然敢怀疑我蒙古国师,简直是咎由自取,來人,先把这小子给我关进牢房,听候发落,” “大汗息怒,”达智微笑道,“小兄弟的这一番话说的也不无道理,不过,依我所见,这奸细只怕另有其人,” “哦,国师慧眼如炬,不知这奸细是谁,”俺答恭敬地问道, 达智道:“依我看,奸细正是此人,”他指着熊楚, “你用不着解释,”达智抢先一步说道,“大汗,你难道不觉得可疑吗,公主私自出去游玩,被汉人发现,他们群起围攻,这很正常,毕竟蒙汗是百年死敌;可是这时候,却有一个汉人出來,将公主给救了下來,公主正当青春年少,自然对这人留有好感,于是,他便顺理成章地來到了蒙古大营,还成为了驸马,” “哼,这个驸马可是你们要我做的,我可沒答应,”熊楚道, “你若是爽快地答应了岂不是太过明显了吗,你在我们面前虽然极力反对,在公主面前想必是极力讨好她,有公主帮着你说话,你自然不会被驱逐出去了,”达智道, 熊楚怒道:“我要是奸细,那我为何还要将公主给救回來,” 达智立刻说道:“这还用说,一方面,你身上的七日散还沒有解药,你为了自己的性命,自然是会拼死救出公主;另一方面,你这样做还能够骗取公主和大汗的信任,好窃取更多的情报,” “他根本就沒有讨好过我,一次都沒有,”千澜在几个侍女的搀扶下,面色苍白地走了出來,看着熊楚,那神情,也不知是生气,还是悲伤, “千澜,你怎么出來了呢,快回去吧,这里风大,”俺答连忙上前说道,“至于这个小子,我现在就杀了他为你泄愤,” “不要,”千澜却是立刻说道,她又自知自己失态,脸色一红,便地走了回去, 不一会儿,熊楚一个人走了进來,见千澜躺在床上,有些犹豫,还是走了过去, 千澜却是一个转身,背对着他, “我知道你有些恨我,可是芸儿她……” “芸儿,是那个公主的名字吗,哼,你倒是叫的亲切,”千澜冷冷地说道, 熊楚淡淡地说道:“你为我受了伤,我的确是对不起你,你对我的心意,我……我也是知道的,你的确是个很好的姑娘,可是……” 熊楚话未说完,千澜却是一个起身抱住了熊楚,这一下拉到了伤口,她疼得低呼了一声,接着说道:“可是怎么样,可是你就是不能离开你的妻子,你就是不能够和我在一起,是不是,” 熊楚感受着怀里这个女子身上淡淡的香味,他张了张嘴,似乎想要说些什么,可是最终,都只化成了三个字:“对不起,” “对不起”,熊楚记得,他也曾经对一个女子, 萧燕燕,一个在他生命力不过是匆匆走过的过客,却是甘愿为他而死, 千澜脸色苍白,她默默地放开了熊楚,淡淡地说道:“我虽然早就知道答案了,不过听你这样说出來,我还是有些难过,或许那一天,你根本就不应该从那里经过,根本就不该遇见我,” “千澜,我……” “你不用多说什么,我知道你之所以还在我身边,只是为了七日散的解药罢了,你放心,我明天就央求父王把解药给你,到时候,你就可以去找你的妻子去了,”千澜地说道, “不是的,千澜,你听我说,虽然有时候我猜不透你,可是我还是很感谢你为我做的一切,你为我挡下这一箭,我永生难忘,我心里待你,也是如同妹妹一般的,所以……” “你不用说了,我已经累了,我还是叫人送你出去吧,”千澜说完后,又对旁边的一个侍女说了几句话,那侍女稍稍弯腰,便低着头走了过來,此书超速更新地址,大家請牢記:更新最快 复制本地址到浏览器看最新章节%77%77%77%2e%6a%64%78%73%2e%6e%65%74 熊楚知道千澜还是不想接受这个事实,他也只好说了一句:“你好好休息”便走了出來, 熊楚默默地走回了营帐,俺答虽然对他有气,但却也沒有难为他,只是派人看守在他的营帐周围, 熊楚沒想到自己到了这里,竟是又惹下了一堆事情,喃喃道:“唉,要不是燕七,我还不知道雨柔她已经莫名其妙地失踪了,这可如何是好,还有芸儿,也不知道她听见了我的名字,现在在做什么,” 正说着的时候,他发现那个侍女一路跟着自己到了营帐内,竟是还沒有走,便朝她挥了挥手,示意她离开, 谁知,那侍女却是突然开口说道:“你打了我一掌,我好不容易找到这里來,你现在就想赶我走,” 熊楚诧异不已,连忙站了起來,看着那个侍女,道:“你……你是……” “这么久沒有相见,难道你果真连我都认不出來了吗”那侍女地说道,同时将头上的帽子摘了下來,一双妙目正怔怔地看着熊楚, 不是夏芸却又是谁,

复制本地址到浏览器看最新章节%77%77%77%2e%6a%64%78%73%2e%6e%65%74

我要说两句 (0人参与)

发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