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5、天若有情天亦老

小说:宫奴作者:回回苏更新时间:2019-05-19 08:26字数:598157

45、天若有情天亦老

当秘色从疲惫的昏睡醒来,已经不见了“艾山”的身影。就连那个神秘的大夫,也同时消失了。

宫奴们只是禀告,说王上吩咐过,他头上的伤又复了,而大漠的高温不利于头伤的恢复,需要暂时离开大漠一段时间,东入玉门关去养伤。

临去,王上匆匆留给可敦一封短笺,上云,“约以日为期,我定痊愈归来。届时正是女儿日,我定带回全部的我、曾经的我,从此终生相守,再不离分。”

短笺的末尾,又似乎是匆匆留下的几个字,“女儿,叫莲初……”

……

日易过,等待磨心。

莲初的日庆典,依足了回鹘王室的惯例,隆重地操办。只是,秘色的心却一直仿佛飘浮半空之,不时走向门口,遥望远方。

日头渐渐西斜,朝臣数散去,偌大的高昌城内,金碧辉煌的宫城之,蓦地被一片昏黄的幽暗所笼罩。

——就像秘色此时几乎已经干枯的心情。

难道,艾山此去,出了什么事?

是他头颅之的旧伤复,还是——根本无法治愈?

他为何还不回来?

难道他这次不但丢了一部分的记忆,甚至将连同她、连同回鹘内的记忆,都丢失了?

找不到回家的路,寻不到那扇开启的门?

还是——生了什么为严重的问题?

不仅仅是记忆丢失了,难道是还危及了性命?

秘色的心内惶急成一片颤抖,她心底低低地呐喊,“艾山——艾山,你哪里,你究竟哪里啊?”

……

倚住门棂遥遥望向远方沙山的秘色,被身后的一个力道吸引。转身回眸,才现,是小小的霁月,稳稳当当的自己走过来,抓住她的裙袂。

秘色心底有小小的悲伤滑过。

今天本来该是个高兴的日子呢,可是因为自己的焦急,而让整座宫城处于一片压抑之。除了莲初太小,没有感受到外,就连刚会走路不久的霁月都感知了母亲的不快,整整的一天都没敢投向母亲的怀抱。

此时,夕阳西下,小小的霁月勉强挺过了一个白天,终于受不住了,想要寻求母亲的怀抱……

秘色俯身将霁月抱入怀,体会着他小小的身子软软来的温馨……

可是,就秘色转身回眸的刹那,她竟然错过了沙山之上重要的一幕!

就那片被夕阳照成一片金色的沙山上,就那片昏黄之略带红晕的夕阳之,一个玄黑的身影从东方而来,迎向夕阳,朝着宫城的方向,朝着秘色的方向,大步而来!

……

秘色抱着小小的霁月,还逗哄之时,忽听得面朝房门方向的霁月咿咿呀呀地说话了,“啪——啪……啪啪,啪啪……”

秘色再一次听到了霁月口这奇异的音,看着霁月激动得泛着光芒的湛蓝眸子,看着他朝向她后背的方向伸出胖胖的小胳膊——秘色猛地似乎意识到了什么,霍然转身!

夕阳若金,彩霞漫天,无垠的大漠碧空之下溢彩流光。

大块大块浓丽的色彩,大片大片灿烂的景致,却尤掩不住,天地之间那一点玄黑,越走越近,越看越清……

似乎看得见那绝美的面容上绽放的金色微笑。

似乎看得清那湛蓝的眸子里漾满的连眼深情……

那正是——那正是心心念念一直等待着的人,一如当年心动初见,一如多年牵手相随……

秘色整个人呆成木雕泥塑,遥遥望着那抹玄黑的身影,喃喃低语,“艾山……是你吗?你终于,回来了吗?”

……

那玄黑身影背后的方向,遥遥的敦煌,千秋万代的鸣沙山,一弯如眉的月牙湖。

山顶之上,一个白衣的身影卓然而立,面向夕阳的方向,面向高昌的位置,面向——宫城的所。

虽然远隔千里,但是他却似乎依稀能够见到那黑色的身影一路坚定地走去。

心下荡起平静的微波,“秘色,我终于将艾山,还了给你……”

“虽然,不能陪你一生;虽然,终于不得不放手……但是,秘色,此时的我,却已然心足矣。跟你走过大婚,跟你孕育了莲初,即便终不得不离开,但是上天毕竟待我不薄。我会带着感恩离去,我的心已经满足……”

“艾山的毒,已经解了。当年治愈我的郭老神医亲自解了艾山的毒……藏血液的毒,自然需要血来解,这个世间有我,有我流着与艾山一模一样的血,所以这份毒不会再留艾山的身体里。这份毒,就让我来替他背负……”

……

“秘色,这些年来,你有没有弄懂,‘买色兹色又麦’的含义?我相信,你早已懂了,可是我却宁愿——你一直未懂……”

“买色兹,瑟又麦……”

“爱,我……”

“我——爱——你……”

衣袂旋转处,笛声轻扬。

瓣瓣纯白莲花,浓墨重彩的大漠天地间,缤纷飞旋……

我要说两句 (0人参与)

发布